賬號:
密碼:
 

奇書2

第一百八十九章 印法四式(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在達成協議之后仙靈搖身一晃化作一道金光回到了仙帝印中。

看來對方還是說話算話的,金辰龍心中有一種和仙帝印相連的感覺,隨時可以感應到他的存在,那種感覺和當時紫炎認主的時候一般無二,金辰龍心中知曉這是仙帝印暫時認同了他,心中松了一口氣,差一點就前功盡棄了。

在金辰龍的儲物戒指中還有一件黑羅衣,本來金辰龍想趁熱打鐵連這件寶貝也認了主,但從現在的情況看似乎是不太可能,這仙器器靈太挑剔了。

金辰龍朝著戰無極欣喜地點點頭,表示已經認主成功。

戰無極點頭道:“好,這樣一來我就可以教你印法四式了。”

“話說這印法四式都是哪四式啊?感覺你說的很厲害的樣子。”金辰龍好奇道。

戰無極搖頭道:“具體威力如何我也不清楚,畢竟當年我上了黑帝的當將仙帝印交了出去,因此我只是知道有這么四招,但具體怎么樣還要你自己研究。”

金辰龍點頭,盡管如此他還是感覺到有些激動。

戰無極屈指一彈,石桌上出現了一卷圣旨一般的金黃色卷軸。

金辰龍用詢問的眼光看了戰無極一眼,意思是問這就是他所說的印法四式的練功卷軸?

戰無極點點頭,道:“你且拿去,具體能走到哪一步就看造化了。”

金辰龍上前拿起黃金卷軸,觸手之間只感覺像紙又非紙,似布又非布,入手溫溫暖,布料細膩膩,當真好材料。

順手展開,一時間金光映照穹頂,整片洞府黃燦燦猶如鍍金,起初金辰龍也被這閃閃金光迷了眼,看上去上面竟是金光一片,什么也看不見。

金辰龍定睛凝視,但覺眼睛越是用力眼前的景物越發的迷糊看不清了,緊接著頭也暈乎乎的,像是飛到了空中,云里霧里,腳下用不上力,眼看間便要摔倒。

戰無極在一旁看的真切,眼見不對,大喝一聲將金辰龍從那玄妙可怕的境界中呼喚回來。

金辰龍回過神來,驚嚇出了一身冷汗,打濕了頭發,潤濕了衣衫,真是太可怕了。

戰無極也不曾料到竟然會出現這種情況,急忙上前詢問道:“方才你可是看到了什么?”

金辰龍本不想再去回憶那恐怖的場景,但一來他也想弄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否則以后修煉都遇到這樣事情那還有什么意義。

金辰龍后怕道:“方才我好像到了另一個世界,那個世界里天是血紅的,到處都是朦朧的血色,天上掛著一輪血紅色的明月,這個世界好像是殺戮的世界,到處都是打斗的痕跡,斷掉的刀劍斜插在地上,長槍長矛在似有靈性一般在地上哀鳴,滿地都是殘肢斷臂,不遠處血流成河,尸體堆積如山,血腥氣撲鼻,令人作嘔,簡直就是書上說的修羅屠宰場,那種壓抑的感覺太可怕了。”

戰無極點了點頭問道:“還有什么?”

金辰龍回憶起來,道:“在那巨大的血月之下站著一個男子,身穿明皇龍袍,頭戴金冠,手中拿著一把金色的寶劍,劍身綻放金光,濃重的死期形成的陰風吹動他的衣角,一種毀天滅地的氣勢從他的體內彌漫而出,回蕩在天地之間。”

戰無極沉吟片刻,仔細的想著金辰龍描繪出的場景,但最后還是搖了搖頭,不知道這是什么情況,但他畢竟經驗豐富,知道的要比金辰龍多。

他曾經也看過這卷軸,但是沒有仙帝印認主他沒有看到金辰龍說的這些場景。

“難道說這是預示著什么?那如帝王般的男子又是誰呢?”戰無極百思不得其解。

“或許是這仙帝印的某一任主人的經歷?”金辰龍猜測道。

“除了這些你可曾看到這印法四式的修煉功法?”戰無極問道。

金辰龍搖頭道:“這卷軸好像是被封印了,看過去只是金光一片,其他的什么也沒有。”

戰無極提議金辰龍將仙靈召喚出來問個明白。

金辰龍依言照做將仙靈喚了出來并將剛才所經歷的事情告訴了他,問其緣由。

本以為仙靈肯定知道些什么,但誰知他的回答竟是不知此時并且說從來沒有哪一任主人經歷過如此殺戮的。

仙靈的回答使這件事更加神秘了起來。

由于找不到答案此事也被就此擱置了起來。

但也并不是一無所獲,從仙靈的口中金辰龍得知了想要學習印法四式還需要學習一套瞳法,這門瞳法名為“彌金之瞳”。

仙靈告訴金辰龍這卷軸上面的金色屏障是一種陣法,名曰“彌金陣”。

這彌金陣是很久以前的仙帝印主人所布下,采用仙凡兩界交界處特有的金色瘴氣煉化而封印進卷軸,輔以靈氣布陣,得以形成。

瘴氣本就有毒,仙凡兩界交界處的瘴氣更是了不得。

知道這件事之后金辰龍猜測剛才的場景是不是自己遇到瘴氣以后產生的幻覺,盡管有這種可能,但金辰龍的心中總覺得哪里不太對勁,感覺這件事和自己走著千絲萬縷的關系一樣。

撇下這件事不說,卻說仙靈為了能讓金辰龍這個不太稱職的主人實力在上升一個層次只好將這彌金之瞳的修煉法門告訴了金辰龍。

仙靈屈指一彈,金色的毫芒射入金辰龍的眉心。

金辰龍立刻感到腦海里涌來了大量的信息,還有一幅眼睛的經絡圖,在圖里許許多多的經絡被標注出來,這便是那“彌金之瞳”的修煉方法了。

金辰龍今天得到這仙靈的暫時認主,而且又得到了這一門瞳術欣喜異常,當即別了戰無極出得洞去,想要找一出清凈地方演練這瞳術,好早點能夠修煉這印法四式。

金家作為東大陸的修行巨頭自然少不了讓弟子們練功修煉的練功房或者是閉關用的密室,金辰龍若是需要的話以他現在展現出來的價值跟家中執事說上一聲便可以直接用最好的,對自己修煉最有益處的地方。

但金辰龍想到這印法四式的修煉難易程度尚未可知,但一般想來是很不容易的,所以這次閉關恐怕不知要用多長時間,在這之前他覺得還是要跟家里說一聲比較合適,省的父母擔心。

如此打算著金辰龍邁步朝家的方向走去,邊走邊想:“也不知道父親回來了沒有,事情商量的怎么樣了。”

金辰龍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日沉西山,紅霞盡染半天的時候。

剛踏進家門便聽見金烈陽那等的有些焦急的聲音傳出:“哎呀,這孩子怎么還不回來。”

金辰龍心中欣喜不已,回家之后匯報了三長老之事家中高層便開始著手緊急處理,也沒有能好好的和父親說些話,心中也是思念之極。

耐著性子像平常一樣踱步走進屋里想著給父親一個驚喜。

果然,金烈陽在看到兒子的第一時間眼前明顯一亮,閃爍著慈愛的目光,快步走到金辰龍身前拉著他的胳膊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和葉小蓮的動作神情絲毫不差。

“好好好,我金烈陽的兒子果然沒有讓我失望。”金烈陽有些激動,一連說了三個好字,足見此時他內心的心情。

“來來來,讓為父檢查檢查。”

說罷金烈陽將靈氣侵入金辰龍的體內,金辰龍本能做出反應靈氣反彈,將金烈陽推地向后連退三步踩穩住身形。

金烈陽不但沒有因為自己被彈開而感到尷尬,相反他臉上的驕傲自豪之色更濃,眼神深處有一種意想不到的神情,道:“好小子,真的是玄機了。”

葉小蓮無奈地看著丈夫道:“看你說的,這還有假的。”

金烈陽仰面大笑道:“哈哈哈,你是沒看到金燦燦他爹娘那臉色,實在是心中快哉。”

當年金辰龍被趕出家族的時候族中嚼舌頭說什么壞話的都有,尤其是金燦燦的父母更是開心的像是過年一樣,但今天金辰龍突然回來,修為境界和金燦燦一樣,而且他們兒子又輸給了金辰龍,到頭來他們還是輸給了金烈陽這個當爹的,讓他們真是感到情何以堪啊。

葉小蓮白了丈夫一眼道:“好了啊,你再這樣就出去,你看你哪里有個當爹的樣子。”

金辰龍在一旁輕笑不語。

金烈陽這才止住了那收斂不住的得意,輕咳一聲正經了起來。

金辰龍想起了什么問道:“對了爹,家里對金長老的事情準備怎么處理。”

說起這個金烈陽又變回了那個雷厲風行的金家二家主,氣憤道:“還能怎么處理,總不能就這么善罷甘休了,那樣的話我金家以后在大陸上還如何立足。”

“那家里準備先對誰下手?”金辰龍問道。

金烈陽坐下道:“族中決定先對付死士門。”

金辰龍思考了片刻點了點頭。

就這件事情而言跟兩家都有關系,但是若同時和兩家結仇即便不怕也顯得有些不太明智,因為那樣必然聯盟,更加不好對付。

二來考慮道這死士門本就是暗中活動的組織,若是先對付劉家皇族那死士門必然會 給予他們很大的幫助,但要是對付死士門的話劉家皇族明面上不可能明目張膽的志愿死士門,這樣兩家即使聯合也顯得被動許多,這確實是折中之后最好的辦法。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北京快乐8倍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