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2

第二百三十八章 血色紅影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最后,梅鷹只得哀怨的瞪了子夜一眼,隨后他一揮手,正蹲在床角的達達就被拎在了手中。

    嗖~

    看著梅鷹消失在了屋里,子夜二人也準備休息了,畢竟明早還得去鎮正府呢!

    而當天亮時,在清水鎮的鎮正府里,一位老者正一臉發愁的坐在書房里,他面前的桌子上擺的資料,全是近年來兒童失蹤的那些案件,個個都是懸案,秋鎮長愁的頭發都快要掉光了。

    咚咚咚~

    突然聽見有人敲門,秋鎮長咳嗽了兩聲才開口說,“進來吧!

    嘎吱一聲,門被推開了,一個身穿執法服的青年走了進來,他對鎮長拱了拱手低聲道;“鎮長,外面來了兩個人,他們說能解決您的煩心事。

    聽見手下這么說,秋鎮長頓時不耐煩的擺了擺手,“什么煩心事,趕緊打發他們走,我現在哪有功夫去見那些無關緊要的人。

    這時,那個執法人員卻從懷里掏出一封信件,“鎮長,這是外面那兩個人讓我交給你的,聽說是咸水鎮鎮長給您的。

    王老頭的來信?快拿過來。

    片刻后,等秋鎮長看完信件后,他立馬激動的站了起來,“快,快去把外面那兩個人請進來,不,還是我親自去吧。

    此時在鎮正府大門外,子夜和子墨正無聊的坐在門口的那個大石獅子身上,子夜嘴里還叼了根青草。

    看著半天都沒人來開的大門,子墨皺眉道;“師傅,那個清水鎮長會讓我們進去嗎?

    子夜晃了晃自己那垂在石獅子身下的雙腿,語氣淡淡道;“耐心等著吧!

    嘎吱~

    這時,鎮正府的大門突然被打開了,緊接著便從里面走出來一群人,前方打頭的就是一個半旬老者。

    等見到門外站著的兩個年輕人時,秋鎮長還真有些知道了王老信里所說的年輕到底有多年輕了,這也太年輕了吧!

    子墨看著還在那發愣的老頭,不禁上前一步開口道;“您就是清水鎮的鎮長吧?我們是……

    啊,我知道,你們是從咸水鎮過來的。

    秋鎮長緊忙把話接了過去,因為這會兒是在鎮正府的大門口,而外面街上都是人來人往的,所以秋鎮長覺得凡事還得低調為好,特別是如今丟孩子的事件頻頻發生,如果大家在這里討論,恐怕會引起鎮子里居民們的恐慌。

    兩位,進來說吧!秋鎮長側了下身子,引領著子墨和子夜走進了鎮正府。

    而周圍其它執法人員們,也都該做什么做什么去了,片刻的功夫就散開了。

    等子墨倆人被秋鎮長領進書房時,幾人也開始談論這次的事件了,沒人知道他們在里面說了什么,只不過等他們再次出來時,秋鎮長臉色凝重,而子墨他們卻神色如常,但秋鎮長還是聚集了鎮里的一行干部,通知他們子墨和子夜是來做大事的,讓他們必要的時候,都要聽子墨他們的命令才能行事,當然了,這個命令是建立在孩童丟失的案件上,秋鎮長可不會那么傻,把鎮正府的大權交給別人。

    等子夜他們再次回到旅館時,子墨才有些不滿的開口說,“師傅,這個清水鎮長可趕不上我們咸水鎮的那個,我們是來幫他的,可他倒好,反倒還防著我們,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子夜坐在屋里的椅子上,不僅給自己倒了杯水,還順便也給子墨到了一杯,“你有什么可生氣的,再說了,我本來也沒指望他們能幫我們什么,這次我們去也是為了在那個鎮長眼前露個面。

    師傅,你的意思是……

    子夜喝了一口水后,淡淡的開口道;“今晚我們自己去那個荒宅,就算發現了什么,或是有什么情況,我們的目標只是那個連梅鷹都有些懼怕的東西,其它的一切,都不歸我們管。

    我明白了師傅。子墨很聽話的點了下頭。

    在旅館的上方,梅鷹手里正拎著那個小鬼飄在那兒,聽著里面說完話了,梅鷹便有些幸災樂禍的看著自己手里的小東西,“小家伙,你聽見了吧,姑娘他們根本就沒把你放在心上,瞧,晚上出去都是為了那個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的東西而去,你啊,都被他們忘在腦后了。

    聽著梅鷹的話,達達呆呆的看了他一眼,當他剛想說什么時,梅鷹竟帶著他嗖的一下飄進了屋里。

    看著屋里的子夜和子墨,小鬼達達愣了。

    但這時梅鷹卻開口了,他看著子墨問,“小主人,你叫人家了?

    子墨看著他開口說,“今晚你的任務就是給達達找尸骨,其它他你就不用管了。

    啊?啥?梅鷹被子墨的話給震愣了。

    為什么啊?梅鷹弱弱的開口問。

    你…太…弱……

    子夜看著他一字一句道。

    呃“……”

    梅鷹無語了,他一臉羞憤的瞪著子夜,心里卻在暗自磨牙,“姑娘真是太可惡了,老說什么大實話,再怎么說自己也是鬼皇了好吧!

    子夜直接無視了梅鷹那憤怒的小眼神,她抬了抬眼皮,輕聲道;“你可以滾了。

    哼!

    隨著一聲冷哼落下,梅鷹便拎著達達消失在了屋里。

    時間過得很快,大約在半夜的時候,子夜二人離開了這間小旅館,他們順著梅鷹的指引,來到了西街的那處荒宅門口,因為門鎖上次已經被梅鷹打壞了,所以鎮正府的那些人就貼了個封條在上面,用來以防那些不清楚的人誤入這里。

    但子夜就像是沒看見那兩個封條似的,上前直接就動手推開了那個大門。

    嘎吱一聲,子夜拍了拍手上的灰塵,緊接著她抬腳就走了進去。

    看著院內那些一人多高的荒草,再感受著里面那異常濃郁的陰氣時,子夜不禁挑了挑眉,“呵~還真有意思。

    這時,子墨突然開口道;“師傅,你有沒有聽見什么聲音?

    你看看達達就知道了。子夜開口提醒他。

    達達?

    子墨一臉古怪的看向身后梅鷹手里的那個小鬼,只見這會兒那個小鬼竟渾身哆嗦個不停,到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

    師傅,他這是……

    子夜將目光放在西北邊道;“看來他確實是從這里出來的,梅鷹,你去找小鬼的尸骨,我和墨兒去那邊。

    知道了。

    梅鷹低頭應了一聲,等他再次抬頭時,眼前那倆人早就沒影了,見此,梅鷹不禁撇了撇嘴,“女瘋子什么的最討厭了。

    看著周圍破破爛爛的房屋,子墨不禁有些好奇,“師傅,剛剛聽的聲音,好像就是小孩子的哭聲。

    不。

    子夜搖了下頭,“應該說是陰魂的哭泣聲。

    說到這時,倆人已經來到了西北邊的一處殘破的房屋,這個屋子跟別處最大的不同就是,這里有股很濃重的血腥氣。

    見此,子墨看著子夜問,“師傅,我們進去嗎?

    子夜搖了搖頭,“不進,里面要是有東西,直接讓它出來就好了。

    什么意思?子墨不明白。

    噗嗤~

    可當看到子夜手里的那撮符火時,子墨全都懂了。

    沒錯,子夜的辦法就是放火,一般的凡火傷不了邪祟,但符火可是個厲害的。

    緊接著就聽轟的一聲,子夜已經把手里的符火扔在了眼前的那個房屋上,不過眨眼間,符火便越燒越旺,有了火光的照耀,周圍簡直亮如白晝。

    而這時,西街的其它居民也發現了火光,當他們發現火是在這個宅子里燃起的時候,心里頓時都怕的要命,最后還是執法隊的人來了,將他們都驅散開,大伙才不情不愿的散去。

    看著里面的大火,鄭小天正猶豫著要不要進去,可在上午時,頭找他談過話,已經說過晚上這里肯定會發生些什么,讓他只要管好鎮子里的居民就行了,這座宅子里的事讓他不要管,鄭小天這會兒正糾結的不行。

    眼見這符火已經著了好一會兒了,可并沒有什么東西從里面出來,見此,子夜不禁納悶道;“怪了,怎么沒動靜呢?

    是很奇怪。子墨也贊同道。

    二人不知道,在距離他倆身后不遠的一處陰影里,一抹血色的影子正在那兒晃悠悠的盯著他們,當那大火快要燃盡時,一道紅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瞬間沖進了子墨的身體里。

    那一刻,子墨的眼里也閃過一絲血色的精光,等他再次抬頭時,又還是原來的模樣,看著并沒有什么變化,可惜這些子夜都不知道。

    這時,子墨突然開口問了一句,“師傅,這里的那個邪祟會不會不在啊?

    子夜動手把已經縮小了的符火給收了回來,“你說的好像也有可能。

    那我們明天再來一次嗎?子墨又問。

    子夜點了下頭,轉身就準備離開這里,“嗯,如今也只能這樣了,走吧!去看看梅鷹那邊如何了。

    子墨最后看了一眼身后被符火燒過的廢墟,他的嘴角竟揚起一抹詭異的弧度,之后他也跟著子夜離開這里了。

    在大門口的那個位置,梅鷹的腳邊正堆著一些白森森的骸骨,而小鬼達達這會兒正獨自漂浮在那些骸骨之上。

    隨著一陣腳步聲傳來,子夜和子墨快步走了過來,看著梅鷹,子夜開口問;“都找出來了?

    梅鷹點了下頭,“嗯,但是那草里還有不少小孩子的尸骨,人家可沒亂動呦!

    墨兒,裝上那些,我們走吧!子夜指著梅鷹腳下的骸骨道。

    子夜話落,子墨立刻將那堆骸骨裝在了包袱里,之后二人就準備離開這座宅子,而一旁的梅鷹也早已自動虛化自己,拎著小鬼不見了。

    大門外,當子夜他們出來時,正好與鄭小天打了個正面。

    。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北京快乐8倍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