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2

八十九章 新郎就是“許梁”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徐良穿一身大紅繡花錦袍,腰束翡翠玉帶,頭戴禮帽。徐良原本俊朗風雅,只是以前穿的都是破舊衣衫,也沒有著意打扮,故而如黃金糊泥,碧玉蒙塵,失了本來面目。今天徐良錦袍玉帶,嶄新一身,又用心梳洗打扮一番,真個是風度翩翩,相貌堂堂,真所謂人靠衣裝,佛仗金裝。

    徐良來到中堂門外,一個衛兵從堂里出來,與他交錯時輕輕說“客人在大柱背陰處。”衛兵說的客人,就是刺客華強。衛兵說罷,便顧自往外走去,走出大門又折轉回來。徐良跨進中堂,有幾個年輕小伙子喊了起來,“新郎官來了,新郎官來了。”有幾個調皮的圍住徐良,哄鬧著向徐良討喜糖。“糖,糖,糖”七八雙手,伸向徐良。向新郎新娘討糖是當地的風俗,而且,新郎新娘不能回絕,凡伸手討的,無論多少,都要給點,回絕是對所討之人的不尊重。徐良在花家做長工四五年,自然知道這個習俗,因而,糖是準備的。“好好,大家不要亂,我拿糖,我拿糖。”徐良一邊從袋里拿糖,并每人兩顆分給大家,一面注意著大柱背后,那個一直在等待徐良的刺客華強。

    有人喊新郎官來了時,華強就注意了。徐良跨進中堂,年輕人圍上去討糖時,華強自語說“這新郎官不就是“許梁”嗎華強的自言自語是故意的,他不認識“許梁”,只是聽師爺說花家辦喜事的新郎就是“許梁”,但他要證實一下,這個新郎是不是“許梁”,以防殺錯,當然,錯殺一個對華強來說沒什么大不了,但殺錯了,他的任務就完不成,而苗縣令的問題也解決不了。所以,他要證實,他要殺真正的“許梁”。而他估計,這么自言自語的說一句,好事的人一定會給他證實的。

    果真,華強自言自語說這新郎不就是“許梁”嗎旁邊坐著喝茶的上了年紀的老人便說,“對啊,新郎官就是他家的長工許梁啊,可別小看這個許梁,縣太爺都怕他。那天縣太爺要把花員外、花夫人還有花家大小姐二小姐抓走,就是被許梁攔下的,好家伙,一根竹竿,幾下功夫就把縣太爺的衙役打得趴下,縣太爺也乖乖把那塊風水寶地判還給花家。花員外原本不肯把三小姐許配給許梁的,那天后,花員外便把三小姐許給他了。”那個老人停了下問“客人是哪里的,你認識新郎官”

    “以前見過,但不是很熟,這小子艷福不淺。”華強應付過老人,這是“許梁”無疑了。開始行動華強轉過背來,避開老人的目光,整理了一下袖箭機關,袖箭機關是一個小圓筒,叫箭筒,套在小手上,像衣衫的考袖,三寸長,半寸厚,依圓周均勻的排著五個小洞,小洞里裝有短箭,每個小洞一支,箭長二寸半,底座裝有彈簧,筒身上有開關,打開開關,箭就射出。五支箭可以一支支射,也可五支一齊射,可以隔開射,也可連珠射,全憑用時需要。

    華強整理好袖箭,看見“許梁”正與幾個客人在聊天,身邊的人已經不多,這真是下手的好機會。他估計了下,“許梁”離自己不到二丈距離,真是最佳射程。只是“許梁”是側面對他,如果這個姿勢,他的箭可能會射到“許梁”的手臂上,或者是身體的側面,射不到要害之處,怕不能一箭斃命。他想射“許梁”的頭部,可頭部戴著禮帽,看樣子,禮帽有些厚實,怕袖箭射不透,因此射頭部不是很理想,最理想是讓“許梁”面朝自己。

    怎么樣才能讓“許梁”轉身,面朝自己呢然而,機會不容許華強有太多的時間思考,現在“許梁”身邊的人最少,特別是自己與“許梁”之間正好是空檔,假如人多起來,擋住“許梁”就麻煩了。機不可失,時不再來,華強當機立斷,大喊一聲“許梁”,你去死吧

    “許梁”聽到喊聲,還是你去死吧的聲音,知道刺客要動手了,便轉過身來,面對刺客喝道“你是誰”。華強的一聲大喊,就是要這個效果,現在,“許梁”面對華強,門戶大開。華強喜道“我是來索你命的人”華強話未閉口,不失時機,舉手就是一箭,直射“許梁”的腦門。這一箭夠狠,“許梁”雖然戴著禮帽,但禮帽沒有面罩,要是射中腦門,還有命么華強就是要將“許梁”一箭斃命。

    “好家伙,還來真的。”徐良是曉得袖箭的厲害的,袖箭雖小,但使用者要么不放,一放準朝要害部位,腦門,喉管,心窩,胸腔、命根都是射擊的目標。好在徐良身手了得,見袖箭直飛腦門而來,便伸手一抓,接住袖箭,再順手一扔,朝華強扔去。徐良也會使用暗器,他使用的暗器是飛鏢。而徐良的飛鏢也是百發百中。

    而就在徐良接住袖箭,順手扔出的同時,華強見“許梁”接住袖箭,心中一驚,還真有兩下子,但還是冷笑一聲,四箭齊發,又大喊一聲,去死吧

    這四支箭是直射徐良的心窩的,徐良一箭當作飛鏢扔出,手還沒有收回,四支箭已經射入心窩,鮮血直噴,徐良也是大喊一聲,仰倒在地,不省人事。

    然而,徐良扔出的袖箭,也射中華強的左臂,華強見“許梁”被四箭射中,倒在地上,便忍住疼痛,跳過去拔出尖刀,要割徐良的腦袋。華強與師爺約定,以徐良的頭為準。

    可是,華強失算了,徐良的衛兵們早在旁邊等候,看到徐良倒在地上,便大喊起來“抓刺客,抓刺客”也有人喊“新郎官被刺死了,新郎官被刺死了”有四個衛兵拿著木棍,竹竿來打華強。

    華強不知道來捉拿他的是徐良的衛兵,以為是花家的親戚,或者是花家莊的莊丁,不會有什么武功,心里很是坦然。然而,一接上手,便暗暗吃驚,這幾個人不但武功不弱,而且配合非常默契,四個人,兩個攻他下盤,兩個打他上頭,而攻防都有章法。華強本來可以用袖箭打他們的,但他的左臂被袖箭射中,動彈不得,右手的袖箭已經射完,看來“許梁”的頭顱是割不成了。

    徐良被射死的事情已經驚動了整個花家,花家亂做一團,到處都是抓刺客啊,不要被刺客逃走的喊叫聲。還有新郎官被刺客射死啦,可惜啊,罪過啊的嘆惜聲。

    香香攙扶著花惠芬,嚎啕大哭著奔下樓來,后面還跟著花惠芳、花惠菲,都是一臉的驚恐。花員外和花夫人也來了,他們臉色凝重。還有花家的親戚們,花家的族人們,有哭的,有喊的,有罵的,有惋惜的,紛紛往中堂涌來。

    華強一看這陣勢,最不走就要葬身在這里了,也管不得頭顱不頭顱了,反正“許梁”已死,自己也算是完成任務,不辱使命了。于是,華強飛舞尖刀,使出一招抱虎歸山,逼退四個衛兵,跳出圈子。然后揮著尖刀,大喊不想死的快快讓開。花家的親戚們、族人們看到白花花的尖刀飛舞著,那哪個趕來送死紛紛避開,華強趁機逃出花家,便朝雪侖鎮方向逃去,四個衛兵扔掉木棍竹竿,隨后跟去。

    華強逃出村外,在路邊一塊石上坐下,處理傷口。華強是獵戶出生,上山打獵,受傷是很平常的事情,因此,一支袖箭不算什么華強咬咬牙,拔出袖箭,袖箭入肉很深,徐良貫使飛鏢,手勁不小,袖箭幾乎穿透胳膊,好在沒有傷到脛骨。華強敷好傷藥,包好傷口。然后回到花家莊花家門口,來探聽“許梁”到底死了沒有。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北京快乐8倍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