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2

第五百二十七章 不斷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回到原來的時空之后,西嵐有些虛弱。

    每一次時空穿梭,可以說都是對他身體透支的極限挑戰。

    他不僅要消耗能量開門,維持門,更需要大概地知道時空統治者的位置,然后極力地偏離時空統治者所在的位置,并且隱藏自己

    除此之外,時空之門內各式各樣的奇異怪物,更是有可能讓他喪命

    在時空之門內喪命,他不確定會不會真的死去,但他絕不敢妄自嘗試

    西嵐自嘆道“唉,真是越來越艱難了,這副傷病的身體,不知還能撐到幾時”

    “如果能有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來幫幫我的話”

    可是他轉念一想,又語道“算了,這種事情這么危險,而且如此離奇,什么好處都沒有,誰會愿意幫忙啊”

    “嗯”

    他的身體,實在是有些吃不消了,可又不知道,誰能被他忽悠過來拯救世界

    西嵐再次嘆息“唉,錢請得起,實力不夠。”

    “請不起,或者說根本無法用利益來估量的,又”

    “唉”

    他不禁念想,若是虛祖女王,素喃阿斯卡可以來幫幫他的話,那不就完美了嗎

    反正,她喜歡打,他喜歡閑,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啊

    當然,這肯定是不現實的。

    畢竟,人家是一國之君,怎可能,與他一起,做這么危險的事

    要是她受點傷,那幾個隨先王征戰四方的老家伙,還不得掀了他的小武館,然后再扒他一層皮

    他想啊,想啊

    想啊,想啊

    想啊,想

    西嵐“誒”

    “最近,貝爾瑪爾公國,不是有一個名頭很大的小伙子嗎”

    “聽說,他實力高強,不要錢,不要官,就只想安安靜靜地拯救世界”

    “對啊”

    “對啊”

    “這樣意氣風發的小伙子,不是最傻最好忽悠的了嗎”

    行風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不僅對倫家的身體圖謀不軌,還要罵倫家傻,嗚嗚嗚

    西嵐“這傻小子是個公國人,而小羽昨天好像就出發去公國搞外交了”

    “只要書信一封,讓小羽把他拐回來,我老人家不就可以休息了嗎”

    “妙哉”

    “妙哉”

    找到偷懶之法后,西嵐心情大好,然后,摸進了諾羽的閨房

    西嵐“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小羽啊小羽,你沒想到吧”

    “為師昨天去小鐵柱那里,做了把十分十分十分厲害的萬能鑰匙”

    “你藏起來的美酒,今晚,都是為師的了”

    “哈哈哈哈哈”

    他在諾羽的閨房中找了起來

    西嵐“這個是什么”

    “阿甘左的簽名”

    “我丟”

    “這個是啥”

    “小羽的親筆素描畫”

    “我看看”

    “畫的是阿甘左”

    “這里還有兩幅水墨畫”

    “我看看”

    “還是阿甘左”

    他非常不甘心地找了半天,將諾羽的畫作都看了一個遍

    他發現

    西嵐“憑什么”

    “我是你師父啊。”

    “憑什么”

    “我”

    “我”

    “我含辛茹苦把你養大”

    “你居然”

    “畫的全是阿甘左”

    “為師不要面子的嗎”

    “我比他帥”

    “比他年輕”官方設定西嵐獲得時空之力后,永遠不老。初版劇情中,甚至比諾羽還年輕

    “為什么”

    “為什么不畫我”

    西嵐怒吼著

    不甘著

    但他卻沒有任何辦法

    這種憤怒,我們通常稱為無能狂怒

    他無能狂怒了一會兒,突然發現了一個壓箱底的紙袋子

    好奇之下,他將紙袋取出,再將紙袋內的東西取出

    這是一幅畫,十分精致的彩畫。

    上面畫著一個天真爛漫的小女孩,與一個長發披肩的大叔,在清澈見底的小河里嬉戲玩耍

    西嵐“這,這是”

    他清楚,畫中人,是他,與諾羽。

    而這畫中的景與事,應該是他與諾羽浪跡在貝爾瑪爾公國時,發生的

    他翻轉畫紙,看到了一小段諾羽親筆寫的話

    這幅畫,本來是我準備給師父您的,五十大壽的禮物。

    不過,自己感覺畫的太好了,看著看著,就舍不得送您了

    不要怪我

    愛你哦

    看完之后,猛男落淚

    西嵐“嗚嗚嗚”

    “嗚嗚嗚”

    “為師”

    “為師”

    “嗚嗚嗚”

    “為師還以為”

    “你的眼里,只有阿甘左那個臭男人”

    “嗚嗚嗚”

    “不要為師了”

    酒館房間內

    阿甘左打了個噴嚏“啊嚏”

    “我應該,不可能感冒啊。”

    諾羽的閨房中

    西嵐“嗚嗚嗚”

    在他哭夠了之后,繼續吐槽道“唉,阿甘左到底有什么好的”

    “居然,能把你迷的這么死”

    “這些畫作的落款時間,基本上”

    “貫穿了你的十載年華啊”

    “明明”

    “明明”

    “明明時間”

    “可以淡化一切的”

    他繼續翻找著

    五分鐘后

    美酒沒找到,反倒是找到了一本,諾羽的日記

    這日記厚厚的一大本,記錄了十年來,所發生的點點滴滴

    西嵐大概地翻看了一遍,神奇的是

    西嵐“這整本日記,每一篇,必定能寫到阿甘左”

    “即使再牽強”

    “也能,往他身上寫”

    他實在是驚了

    這到底是什么情感

    十數年啊

    她一直堅持著

    她的整個世界

    似乎,有一半以上,都是,阿甘左。

    心心念念,從未改變

    西嵐“我”

    “我到底是該說你偉大呢,還是該說你傻呢。”

    “明知道,那是求不得的啊”

    他望著最后一篇日記,呢喃道“去貝爾瑪爾公國,除了外交以外,你最想去的地方,是月光酒館”

    “不是為了那極富盛名的好酒好菜,只是為了,見一個人”

    “那個人,叫阿甘左”

    “阿甘左”

    “阿甘左”

    “阿甘左”

    “阿甘左”

    “阿甘左”

    “阿甘左”

    “阿甘,左”

    “”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北京快乐8倍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