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五百五十八章 復活!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親表弟?當真算起來?”

    云揚楞了一下,旋即想起來自己的那個神秘“姑姑”,一時間浮想聯翩。我那位姑姑的兒子?

    “咳咳……”木尊談一下苦著一張臉,道:“小九啊,你可要快些……我知道我們這么要求你是很沒有道理的,你已經很努力了,而且進度比任何人都要快,換成我們任何一人都不可能比你做得更好了,但是……就是這段時間老大嫌我們進度慢,每次見面,都要揍我們一頓……連二哥都是被揍得灰頭土臉,胖頭腫臉,我們唯有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就盼著你神功大成,幫我們去報個仇……”

    云揚又愣住:“那個……那個老大打你們?為什么?憑什么?”

    頓了一頓愈發驚奇道:“難不成你們這么多人聯手還打不過他?”

    所有人苦著臉一起點頭。

    “咱們那個新老大也就給土尊老大兩口子留個臉,沒怎么下狠手,輪到我們幾個笨笨每次都要殘疾滴……”

    談一下一臉的叫苦連天,一把掀起來火尊的衣服:“你看看你五哥,老大聽說火火不怕火,于是將他抓住實驗,扔在星空本源火里面,差點將芮火火燒成飛灰……”

    云揚一看,只見火尊的背上,的確是一大塊被燒烤的痕跡,幾乎占據了整個背脊。

    云醉月哼了一聲道:“說起來我就來氣,若不是我及時趕到,不顧臉面地跟你們的那個老大撕扯,你這個可憐的五哥估計要被燒到五內俱焚才會被放出來……真是太狠了。”

    “你的這些哥哥更可惡,有一個算一個愣是沒一個出口求情的。”說起這件事,云醉月滿是怨念。

    “咱們還不是沒辦法么……”計凌風撇撇嘴,道:“老大最討厭別人叫他小名,你老公那天不僅叫了,還叫起來沒完,一個勁的叫……第一聲第二聲老大看在你面子上都忍了,結果這家伙一晚上叫上癮只要和老大說話便是叫小名……老大不發飚我才會詫異,是不是換人換芯子了……”

    “哈哈哈……”眾人一起大笑。

    土尊與水尊也是盡皆莞爾。只不過與雷尊互相看了一眼。

    說起來,三人面上不顯,實則心中都一份無力感。

    不跟那位老大的時候,兄弟們之間其樂融融,乃是不存隔閡的一家人。

    然而只要和那位老大在一起相處,三人即時就能感覺出來異樣。

    顧九,談一下,芮火火,計凌風,謝謝等……與那位老大,才是一個整體!不可分割的整體,自然而然的存在著一種排外屬性。

    外人無論如何,都融入不進去,即便是他們三人,也是不例外的。

    那是一種長年累月,甚至千萬年打底所培養出來的終極默契。

    他們可以和自己談笑風生,無話不談,春風和煦,融洽無間,但是,自己的心底總會有一份感知,自己與那個團體隔著十萬八千里那么遠!

    但這種事情,是萬萬沒有辦法拿出來說的。

    眾人笑鬧一場,這才開始安靜的吃飯,各自敘說各自的際遇。

    這其中自然以云揚說得最多,以至于到了他不想開口的時候,大家也會你一言我一語的持續問話,仿佛要把這幾年不見面的日子全都補回來。

    適時,計凌風借著酒意問道:“云揚,你和我妹妹……到哪一步了?”

    不提這個還好,一提這個,云揚登時就抑郁了。

    “八哥,您能別提這事兒么……提起來兄弟就胸口疼啊!”

    云揚舉杯喝酒,借酒消愁。

    “說說,快說說,讓咱們開心開心。”兄弟幾人見云揚如此,頓時都來了興趣。

    “可別提了……”云揚苦著臉道:“也不知道你爹在靈犀身上下了什么禁制……我現在都已經臻至圣人級數了,還是連碰都碰不得,即便是不經意的伸手一摸,也是一道白光乍現,將我打成半死……”

    “找媳婦找到你家里,那簡直就是倒了八輩子的大霉,平常人家找媳婦,頂多也就是多要點彩禮錢,你們這個,根本就是在收買人命,這也就是我,換了他人,就是有百八十條性命那也是不夠死的!”云揚端著酒杯,惆悵道:“明明是自己的老婆,啥啥手續都齊全了,還是動也動不得,碰也碰不到……你說這算什么?”

    “哈哈哈哈哈……”

    兄弟們一個個錘著桌子哈哈大笑,樂不可支,滿滿的開心加愉快。

    計凌風端著酒杯愣住,半晌才吃吃道:“這個……你還想碰?我打死你我!”

    說完,再也嗔不住臉,噗的一聲笑了出來,捂著肚子直叫喚。

    血尊謝謝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摟著云揚肩膀,道:“兄弟加油,總有一天,你會如愿以償的,加油吧努力吧。”

    說完,徑自哈哈大笑。

    談一下道:“估計等他的修為超過了紀伯父……怎么著也該可以了吧……哈哈哈哈……”

    兄弟們紛紛報以同情的目光。

    云揚哼了一聲,道:“修為超過他……很難么?不難吧!”

    眾人異口同聲;“不難!不難!半點不難!”

    隨即又是一場哄堂爆笑。

    “以你現在的修為進度計算……頂多再有個萬八千年的……也就差不多吧。”顧九忍著笑道:“如果你那岳父這段時間犯懶,毫無寸進的話。”

    云揚聞言之下,頓時瞪大了眼睛泄了氣。

    “那我豈不是明明有老婆,還要打一輩子光棍?!”

    ……

    云揚萬萬沒有想到,久別重逢本來是開心事,高興到了極點,快意到了極點的一件事,不意最后的最后,竟會是以自己的極端郁悶為終結。

    但到了分別的那一刻,云揚還是感覺到了由衷的不舍。

    “你們……什么時候再來看我?”

    “時間應該不會很長了,這事其實還是要看你。”顧九拍著云揚的肩膀:“你加油修煉吧,修為精進愈速,咱們再見之日愈近,努力吧,少年!”

    兄弟們站成一排,目送云揚離開。

    云揚站在對面,明知必須離開,卻又不舍得就此離去。

    多少年了,魂牽夢縈的,就盼望有這么一天。

    但此際真的擁有了這么一天,心中卻是更加不舍得分別了。

    兄弟們的心情顯然也很沉重,但卻沒人表現出來。

    至尊天閣的墻壁由凝實轉為虛幻,顯然,即將消失。

    謝謝突然身子一閃,到了云揚身邊,加快了語速,急促的說道:“千萬記住!事情不可做的太絕!”

    云揚還沒明白這句話到底什么意思,驚覺天旋地轉,神思昏聵。

    驀然間,一道刺目白光乍然閃亮。

    隨即,身子飄飄忽忽的去到了半空中,滿眼盡是白云藍天,土尊金尊等人,都早已經消失不見。

    ……

    離開至尊天閣,重返玄黃的云揚一身輕松,一剎那已然盡復從容,徑自在空中旋轉著落下,隨著風云,忽左忽右,蒼茫長天,似乎成了他一個人游戲的場所。

    云揚如此失態原因無他,實在是太高興。

    一朝夢圓,心結盡去,心境再無陰霾,本身修為實力再度大幅度精進,現在的云揚甚至想要高歌一曲,籍此表達一下心情之愉悅。

    此刻的云揚,身上殘留的妖族封印已經破除,之前難以運用自如的諸般神通,隨著封印盡去,盡都任由自己隨意運轉,無論呼風喚云,還是找雷引電,無不遂心如意,那份久違的化身風云,騰挪九天,怎不欣喜若狂?!

    云揚神念一掃之下,半個玄黃盡在眼中。

    “要不要先去抓住東方浩然他們三個老家伙打一頓?”云揚心中突然冒出來這個奇葩的想法。

    有此想法該因前段時間可是被這幾個家伙勒索得過分,云府尊素來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又道,小人報仇從早到晚,是不是要大肆報復一番呢?!

    想了想,云揚終究還是放棄了這個能讓自己感覺大快人心的誘人想法。

    “等等再說,確定能欺負你們的時候再說。”

    大抵云揚感覺還是不大保險,縱使自己的實力在此次至尊天閣之行后提升了許多,若是生死決戰,云揚有把握拼死三大主宰中的任何一個,且自身全無隕落之虞。

    但說到切磋……云揚還真就沒有多少把握,這幫老東西無數歲月累積的深湛修為猶在其次,光是他們的老奸巨猾不要面皮,三打一的事情,他們絕對能夠干得出來,甚至是得心應手,信手拈來。

    若是云揚當真要去耀武揚威,估計就得被這三個老東聯手壓制,壓制完還不算,還得被勒索不少的好東西,畢竟云揚的生靈之氣,那是生生造化的無上妙品,對于那三個老不修而言,再多也是不夠用的。

    雖然此次天閣之行收獲多多,更再與諸位兄弟,云揚心花怒放,志得意滿,難以自抑,但興奮了一段時間之后,漸漸收拾心情,化身為一個相貌普通的儒生,向著九尊殿進發。

    玄黃江湖仍舊紛亂,四處仍有戰斗在發生,但這些在云揚眼中,盡皆不值一提。

    畢竟,比起自己想象中的江湖來說,這已經是有秩序得太多了!

    甚至可以說……玄黃界江湖,比之天玄大陸江湖有序得太多太多了!

    “一個有秩序的江湖,即便無數修者擁有摧山斷海,裂地崩山之能,卻也少有濫用的,這便是莫大的幸事。”

    云揚心中笑了笑。

    隨著修為增加,眼界愈發開闊,他對于創建了玄黃界的那位大能者可是越來越佩服。

    俗話說朝廷有法,江湖有道。

    朝廷的法想要制定乃至推廣很容易,畢竟他們的針對面更多的乃是尋常百姓,國家機器在這方面通常都是無往而不利的。

    然而說到江湖有道,想要所有江湖人都約定俗成行事,卻是難上加難。

    但這位大能者不管這個,他什么都沒管,就是從根本上來了一個一刀切!

    鐵腕手段,無需解釋,我說不行,便是不行!

    “實力到了這等地步,的確不用講道理,這才是真正的拳頭大,就是道理大。”

    云揚心中想著。

    間或內視自身的經脈玄氣變化,卻好似一條璀璨的星河,氣象萬千;再不復往昔那種氣息絲縷狀,更像是一顆顆的發光星辰,在經脈中串聯起來……

    “所謂人身自成宇宙,真意或許便是如此……”

    “只待一步步開發衍化進步下去,彼時自成天地,還真不算什么稀罕事。”

    云揚這會的行進速度并不很快,他有心以第三者的角度,看看這個世界,就那么優哉游哉的走著,同時心中還在想著自己的事情,梳理著自己這段時間的收獲。

    一路上,他可是有遇到了不少九尊殿的弟子,每一個都是神采飛揚,鮮衣怒馬。

    “江湖上九尊殿的弟子怎地這么多了……”云揚散出神識略略感應,忍不住咂舌:“我在至尊天閣里面竟然待了出過一年半的時間?”

    “怪不得心境也有些變了,算了,還是抓緊時間回去看看再說。”

    玄黃界看似平靜,實則這份平靜中尚有驚濤隱蘊。

    血魂山,對上妖族的終極決戰!

    這一戰,已經面對整個玄黃界公開,并且,已經開始了戰前動員。

    人族與妖族決勝之戰,氣數之爭!

    勝者將占據玄黃界!

    敗者淪為食物或者狩獵對象。

    優勝劣汰,生存敗亡的嚴重后果,壓得整個玄黃界普通人也都是心頭沉沉的。

    一旦戰敗,后果真正是不堪設想。

    江湖上的無數武者,紛紛響應號召,向著血魂山進發。

    四面八方的人流,便如百川匯海一般。

    “修為在圣者之下的,就不要去湊這個熱鬧了!去了也是白白送死,連炮灰都算不上!”

    “兩界大戰將起,此乃生死存亡之戰!”

    “此戰若敗,人類皆死無葬身之地爾!”

    “此乃種族生存之戰,怎不盡心盡力!?”

    整個玄黃界,到處都是這樣的口號,無數的人都在談論。

    有人憂心忡忡,有人戰意昂揚,有人惴惴不安……

    但總體來說,三大天宮的戰前動員,還是做得蠻成功的。

    云揚遙望血魂山口,只見那邊一片血氣之云,氤氳升騰,鼓噪不息。

    “妖族也在抓緊時間備戰呢,不知狐皇貓皇兩位兄長近況又是如何了……”

    云揚身形一動,已然消失在原地。

    ……

    適時,九尊殿傳出召集令。

    召集所有在外弟子歸山,除了在血魂山駐守的之外,其余人等,都必須在一個月時間之內,返回本門。

    這段時間里,因為諸神饋贈的諸多靈藥再培植,已經有了第一期收益,令到綠綠煉制出來的丹藥,說是車載斗量都不為過了,一堆一堆的哪哪都是,云揚自然要拿來為門派提升實力。

    這一次,不僅僅是九尊殿門下弟子,他連東方浩然等人也都通知到了。

    每人準備了一份厚厚的大禮!

    “大戰即將爆發,九尊殿以區區丹藥為玄黃男兒壯行!”

    其他的門派,比如圣心殿,圣魂殿等……云揚也都送了些過去。

    “這是從至尊天閣之中拿出來的丹藥,數量不菲。干脆咱們都分潤一些,讓高層的力量,再強一些,為未來之戰,再添一分勝算。”

    這是云揚的說辭。

    整整一個大倉庫的丹藥,全部都分了出去,群情鼓舞,心氣陡升。

    唯有錢多多和顧茶涼心痛得心頭滴血,竟不能言。

    丹藥,向來是玄黃界交易場上的最優質等價物,更別說云揚給出去的全都是那些能夠增加修為,滋養神魂,還魂續命等等神妙功效的逸品丹藥,那么些的丹藥,已經再不是區區金錢能夠衡量,那可是足堪供給九尊殿這樣超大型勢力萬年消耗的資源……

    就這么……

    就這么被掌門人大手一揮……送出去了!

    沒了!

    至于說辭云云,就算再慷慨激昂,熱血沸騰,還不就是說辭么!

    東方浩然等人自然明白得很,云揚這么說,話里話外的真意就是: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以后就算是你們再怎么需要,我也是不會拿出來的了!

    而你們把這些資源拿回去之后,具體怎么分配,又要對下面人怎么說,全都是你們的事情了,不管我的事,也不得再因為這檔子事再扯上我。

    “這批極品丹藥,端的是及時雨!”東方浩然胸懷一陣暢快,高興地合不攏嘴:“我正愁著高端戰力缺失,想不到就來了這么多的極品丹藥,依我看來,這批丹藥足堪將咱們所有人的整體實力往前推進兩成,只多不少!”

    兩成!

    只多不少!

    東方浩然說的,可是圣尊,圣君以上強者的兩成,在在彰顯了這批丹藥的功效之宏大,根本就是逆天!

    而這至少兩層的實力精進,何異令終極戰局上,玄黃人族這邊的勝算驟增三分!

    “即便于此,仍舊不可大意。人類一直占據上風,并非是實力高,而是妖族那邊能過來的,就那幾個點,妖族高手再多,也無用武之地。正所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在此處正是最好寫照。”

    “而今……近來天地元氣波動得頻繁且劇烈,妖族那邊應該是針對此點有了想法……最近的進攻頻率也是越來越見頻密。這半年的時間里,在各個關隘口攻擊了上千次……似乎在試探什么……”

    西門翻覆道:“一旦有什么異變,我方防線只怕會出現一潰千里的跡象,后患堪虞。只可惜我們現在完全不知道,那邊是個怎么個情況,怎么會搞出來這等級數的元氣異變。”

    “狐皇與貓祖的內亂明明還沒平息……妖皇這般妄動,豈非是兩面開戰,動輒腹背受敵……”

    北宮琉璃皺著眉頭,道:“難道是鳳皇別有算計?”

    云揚一陣凜然:“若是能不聲不響就弄出如此大動靜的,非鳳皇莫屬。”

    “一旦妖族針對人族方針有所奏效,那么雙方的全面決戰,就只在頃刻之間,再無轉圜緩沖!”

    “事實上,這也是我拿出這些丹藥來的主要原因。”云揚淡淡道:“整個人類族群的安危,與一個秘密相比較,孰輕孰重,問心自明。”

    “各位,拿到了就趕緊回去吧。抓緊時間給自己的人服下去,服藥之人縱然實力有所增進,始終還需要熟悉驟然增長修為的時間,始終是越早服下越好,現在時間對于咱們可是重中之重的重點,耽擱不得。”

    東方浩然深深看了云揚一眼,道:“明白。各位,這是至尊天閣里拿出來的丹藥,只此一批,各位用的時候,千萬仔細,不可浪費!”

    其他幾人盡頭嚴肅的點頭。

    隨即,眾人化作了一道道流光,極速消失在云揚面前。

    在計靈犀等人注視下,云揚一揮手,九尊殿物資倉庫里一下子多了許多兵器,每一件都屬神兵層次,一時間,流光溢彩,滿室燦然。

    “圣君以上修為的弟子,人手一件。”

    錢多多聞言失聲驚呼,險些暈過去。

    不是沒見過神兵,從九尊府到九尊殿,但凡神兵級兵器的授予,一定要先過這位錢多多錢大總管的目,換言之,整個九尊殿,見識過最多神兵,舍錢大總管之外更無他人,但即便如此,一下子看到了這么多的神兵在前,錢多多仍舊有幾分不敢置信!

    這……這一次老大實在是太大方了吧!

    對外人如是,對自家人更加如是!

    不過更加讓錢多多感到詫異的主因還在于,他實在是很了解云揚的,若然云揚原本是個守財奴,錢多多還覺得恰當,但一個守財奴突然間將所有的寶貝都扔了出來,那就肯定是出了大事!

    “老大,您……您這是要干什么?”錢多多肝顫的問。

    “沒什么。”云揚笑了笑:“小胖,你忙你的便是,其他的不用你操心。”

    話音未落,已經是拉上了上官靈秀與計靈犀兩女揚長而去。

    計靈犀兩女看著小胖子失魂落魄的臉色,忍不住笑出聲來。

    或許只有她們兩個人知道云揚怎么想的。

    云揚此舉乃是在為九尊殿增添最后一筆底蘊。

    這一次大戰之后,恐怕云揚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到時候兩人肯定也會跟隨他一起走。

    到那時候的九尊殿,將會作為云揚留在此世的道統,薪火相傳,自然要為其之綿延做打算。

    “云揚,你現如今的實力應該已經快要臻至圣人大圓滿層次了吧。”計靈犀道:“這一戰之后,若是勝了,修為當再上一層樓,超越此世絕顛,到時候,這個世界再也容不下你我,便如在天玄大陸那時候一般。但是有件事情,你可莫要忘了,須得在離開之前完成。”

    云揚詫然道:“什么事?”

    云揚自詡料事如神,算無遺策,不想今天卻被自己的枕邊人提醒,你忘事了,如何不驚詫?!

    “獨孤愁的那檔子事啊!”計靈犀道:“當年獨孤愁幫你,被凌霄醉說動的理由。泰半都由他亡妻而起。你看有沒有什么辦法把這件事給解決掉?”

    云揚一下子愣住。

    獨孤愁。

    早為天上客,半步縹緲間。但為紅顏故,遲步彩云前。

    獨孤愁。

    當年他的妻子病逝,他以天玄大陸萬年玄冰玉為材質,制成棺木,數十年而癡心不改。他一心只想與自己的夫人恩愛白頭,卻是始終做不到。

    他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復活他的妻子。

    “獨孤愁……”云揚皺眉道:“要令亡者復生,即便是今時今日的我,仍舊力有未逮,不過……倒也未必不能另辟蹊徑……只有一節必不可少,就是他還保留著他妻子的魂魄么?若是尚有留存,此事或有轉機!”

    計靈犀笑了笑,道:“這一層你放心就是,他可要比你上心得多。雖然在天玄大陸的時候,長年累月的消磨,致令其妻魂魄消散了不少,但你在上次飛升之前給了他紫極天晶……他沒有用于自身,而是將之制成了容器,轉以盛放其妻元魂。”

    “其實還不止元魂,連他妻子的身體也都好好的保存著,就在玄冰玉棺材里,栩栩如生,一如生前。”

    “其實當年獨孤愁用玄冰玉保留了他妻子的一絲生機在身體里,但是這么多年過去,生機早已消失,只留下元魂了。”

    上官靈秀補充。

    “咳咳……”云揚擺擺手,道:“我也不瞞你們,其妻之肉身肯定不能再用了……你們叫獨孤愁來吧,我來試一試吧,當年一諾,豈可失信。”

    若是換做至尊天閣之前,云揚即便已經臻至圣人級數實力仍舊力有未逮。但是,在這番至尊天閣際遇之后,卻得兩說,退一萬步說,就算云揚仍舊無法,憑他那個絕佳的盟友:森羅廷,總能妥善這段因緣。

    時隔一年半的時間,森羅廷那邊已經基本完善了地府。

    縱然是久逝的亡魂,只要魂魄尚在,就有偷天換日的機會。

    片刻之后,獨孤愁呼的一下子沖了進來,滿臉盡是激動:“云尊大人!我我……”

    張著嘴結巴半天,焦急的面紅耳赤說不出話,突然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砰砰磕頭。

    已然臻至半圣層次的獨孤愁,就那么毫無形象,毫無尊嚴的向著云揚,連連磕頭。

    “哎呀!你這是干什么啊!”云揚趕緊將他扶起來,道:“獨孤,關于這件事你也要考慮清楚。

    我承諾我會盡力而為,自然會竭盡所能,但我并沒有十成把握。更重要的一點還在于,就算能夠令你的妻子復生,但你妻子的肉身已經不能再用了,需要重塑,這其中的差別,你該當懂得。”

    獨孤愁連連點頭,大口大口喘氣,他感覺自己已經窒息了,除了點頭之外,更多的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這時凌霄醉也聞訊趕了過來,卻是滿臉的欣慰,顯然是為了獨孤愁而感到由衷的高興。

    自從當日相助云揚伊始,這老哥倆基本就沒再分開過,知己交心,頃刻如故,感情比之親兄弟更甚,同樣因為這個,凌霄醉才比其他人更能體會獨孤愁心底的遺憾。

    云揚更無廢話,立即焚香傳信,召喚閻羅王前來。

    不大一會功夫,大殿中隨著騰的一聲悶響冒出一團冥霧,閻羅王親身駕臨了。

    “啥事兒召喚得這么急?”閻羅王撓著頭,打招呼:“凌霄醉,獨孤愁,嘿嘿,你們倆家伙還沒死呢?”

    兩人登時一頭黑線。

    這森羅廷的閻羅王,乃是天玄的老相識了,而說到身份地位,與之自己相差莫甚,即便是其師地藏親臨,面對自己兩人也不敢托大,不意今日再會,居然這么拽。

    “也沒啥大事,就是請你看看獨孤愁媳婦兒的魂魄,還能不能用。能用的話,幫手復活一下,就這點事。”云揚一派風輕云淡,言詞間更是輕描淡寫。

    閻羅王卻是嚇了一大跳:“云尊大人,您不是在說笑話吧?獨孤愁老婆都已經死了多少年了……還保留著殘魂?就算保留有殘魂,可說道復活,哪里那么容易?”

    說著說著,他一張臉愈發扭曲起來:“我們地府雖然成功重啟,但還沒正式開張呢……這一開張就要做賠本生意,這可于理不合……”

    “你就說你幫不幫吧!”云揚滿臉藹然,笑吟吟的道。

    “……幫!”閻羅王一咬牙:“你云尊大人的事,能幫的要幫,不能幫就不幫了么……”

    “但得想什么辦法,轉圜一下呢……”

    閻羅王仔細地檢查了魂魄,沉吟半晌道:“這魂魄雖然因為久滯塵世,多有溢散,但真靈未泯……看來老獨孤也是請教了行家的,更做了妥善的安置……但這殘魂復活,是要帶著前生記憶的?還是全然的重新來過?”

    云揚道:“廢話,當然是要帶著記憶的復活,重新來過我就直接送其入輪回了,哪里還用得著你。”

    閻羅王臉色更苦,道:“別的都好說,殘魂復活,尤其是保留原有記憶,至少需要九朵彼岸花,黃泉路走一段;望鄉臺上回頭時,我將她推回去就是了,這些都好說,但另一個的問題還在于……你們想要她保留記憶復活,怎么也得有個身體為依憑吧?身體呢?事先說明,她原本的身體是肯定不能用了的。被萬年玄冰玉冰封了這么多年,一朝解凍必然隨之消散……”

    “必須要用人的身體么?”云揚皺眉。

    “用人的身體奪舍固然可行,但若有可能,最好還是不用,因為那樣子會隱伏下巨大的隱患,

    獨孤愁而今已經晉升半圣,再進一步不過機緣,復活其妻的根本目的,在于彼此相守,可是走奪舍路子的人,即便是順利重生,乃至重修武道,仍舊難以走得太遠,因為奪舍終是逆天而為,目標肉身再契合也好,始終無法與原身一般,難以完美融合。若是可能的話,以天材地寶為之重塑肉身方為上佳,但擁有重塑肉身效能的天材地寶,非絕大緣法難以獲得……那玩意實在是太稀有了。”閻羅王道。

    云揚皺眉不語,實則神識卻是在與綠綠在說話:“綠綠,有什么天材地寶是最大限度的負荷人類魂魄的?可以讓靈魂在上面依附著,與正常人無異?”

    “啊呀呀?”綠綠嫩嫩的聲音帶著些許疑惑。

    云揚打疊精神,將意欲完成當初對獨孤愁諾言之事詳詳細細地說了一遍。

    “啊呀呀~~”

    綠綠手舞足蹈,居然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藤蔓好一陣揮舞,早已經七八株藥材送到了云揚的跟前。

    ……

    “閻羅王,我一番思量之下,打算以萬年人形何首烏做身體軀干,以萬年九地陰魂參塑五臟,以萬年帝流漿凝絲做經脈,再以萬年血藤精華為其血脈,骨肉則是萬年冰玉靈芝與霜精雪魄,可收相輔相成之功,還有頭顱,我打算以萬年玉雪靈參為材質,當可與身軀完美契合,五官則以萬年靈琥佐之……就是其魂靈,我并無尚好選擇,打算以十萬年花草精魄主其重塑……你看可行么?”

    “這些,全是冰雪屬性,不會沖突。”

    云揚虛心詢問閻羅王,畢竟只是綠綠的一家之言,人家閻羅王才是行家里手。

    不意閻羅王聽到云揚的提案,直接目瞪口呆:“這……太奢侈了!太奢侈了!”

    以萬年人形何首烏制成身體軀干也就罷了,但是,這九地陰魂參,帝流漿凝絲,血藤,玉雪靈參,靈琥,冰玉靈芝這些東西……隨便一樣那也是只存在于傳說中的物事好么?!

    即便是圣尊修者,一生之中也見不到幾次這樣的極品靈藥,你丫的還要填一個清一色的萬年份前綴,想要駭死人嗎!?

    最最可氣的還是最后的十萬年花草精魄,花草化形得道不難,卻極難凝成精魄,你一張嘴就是十萬年的花草精魄,還問我行不行,我想說不行來著,可我過不了我心這一關哪!

    “你若是當真有這些物事,為那位夫人重塑身軀,一旦復活就是個頂峰高手,假以時日,圣人尊位可期。”

    閻羅王嘆息:“但這話還要兩邊說,正因為其塑形寶物太過珍貴,在其復生之后,隨著這些靈藥全數融為一體,當事人就會變成一個移動的天材地寶,相信會有很多很多人打主意。”

    閻羅王笑了笑:“那才真是一滴血就能讓人長生不老,一塊肉就能讓人立地飛升,吐口吐沫都是活命甘露,但凡修者,很難有不動心。”

    “沒……沒問題!我那怕死,也會保她萬全!”獨孤愁現在已經快要不會說話了。

    “那就給我吧,我趕緊動手,立刻馬上動手,要是再耽擱一會,我怕我忍不住打這些靈物的主意,這他么的太誘人了,有沒有!?”

    閻羅王選了個僻靜之地,眾人齊聚為之護法。

    閻羅王果然干脆,快手快腳的疾速布陣,隨著轟的一聲爆響,一片冥霧陡然籠罩,在場眾人皆是當世頂峰之人,自然能夠感到這片冥霧的與眾不同,簡直就是一處與世隔絕的獨立空間,卻又隱隱可見,盡窺閻羅王的諸般動作。

    但見閻羅王卓然伸出了手,從云揚手中將各樣天材地寶都拿了過去,一一擺放好,基本就是剛過手就直接安置好,一瞬不留。

    計靈犀正在凝神觀看,突然感覺有些不大對勁,微微一斜眼,只見云揚頭頂上赫然生出了一片碧綠之色,一枚嫩嫩的葉芽兒冒出來,葉芽兒上居然還有個眼睛,在充滿了興致的看著閻羅王擺陣。

    頭上綠了……

    “……”計靈犀戳戳上官靈秀,嘴巴一努。

    上官靈秀偷眼看去,不由臉上一紅,掐了云揚一把,嗔道:“你什么意思,你就不會讓它從肩膀上出來?怎地偏要從頭上……”

    云揚伸手一摸,心念電轉之間頓時一臉菜色,平生第一次將綠綠強行收了進去,并呵斥道:“以后要出來,無論哪個地方都行!就是不允許從頭上出來!”

    “啊呀呀?”綠綠疑惑的叫了一聲,以往沒少從這位置出來啊,怎么就不行了?!

    完全不明白這是啥意思。

    不一樣么?

    肯定不一樣,以往每人見到,腦袋綠了也就綠了,現在被人看到了,還要被自己未婚妻看到了,當然不一樣,很不一樣,太不一樣了!

    下一刻……

    眾人正在全神貫注觀看的時候……云揚的兩腿之間突然間顯現出一片綠油油的光澤……綠綠重新找了個地方出來了……

    ……

    上官靈秀與計靈犀兩女見狀不禁捂著肚子,悶聲笑得肚子疼;看云揚似乎并不在意,不禁笑得更厲害了。

    閻羅王那邊已經擺陣完畢。

    獨孤愁如同捧著稀世珍寶一般,將存放妻子魂魄的紫極天晶瓶子遞過來。

    “所有人退后。”

    閻羅王喝道:“爾等修為深湛,生息厚重,莫要讓生機陽氣沖撞了元魂。”

    在云揚等人聽命退后數百丈注視下,只見前方突然間冥霧團團涌動而起,一道道黑色的閃電無聲撕裂虛空。

    閻羅王口中念念有詞……一番長篇大論之余歸于:“……還不速速歸去!”

    但見陣中無數的黑色閃電環繞,十朵彼岸花一起枯萎。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北京快乐8倍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