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失望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自從大羅天下界之后,凌云子便感覺自己過的特別憋屈,就連純陽道門都是十分憋屈。

    昔日凌云子剛剛踏入天地通玄境界的時候,那是整個純陽道門最為風光的時候,甚至還聯手正道宗門,展開正魔大戰去圍殺楚休,雖然結果是被楚休打擊的很慘。

    但那時候的純陽道門也的確是純陽道門的巔峰。

    不過自從大羅天的武者下界,或者說是元氣浪潮開始,純陽道門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三大道門當中,老天師厚積薄發,踏入武仙境界,直上三重天,龍虎山不論到什么時候,都是道門魁首。

    真武教更是嚇人,寧玄機竟然還未死,在獨孤唯我下落不明的前提下,那可就是當今世上第一強者。

    所以就算寧玄機公開表示過了,自己跟真武教只有一世因緣,甚至都不愿意回去繼承掌教的位置,但是仍舊沒有人敢去招惹真武教,梵教如此霸道,都對真武教存在一重忌憚之意。

    唯有他純陽道門,什么底牌都沒有,被人家上門威脅也只能忍著。

    凌云子之前甚至忍不住跟梵教的人交手,結果擊敗了一名天地通玄境界的武者后,人家轉眼就來了一名武仙將他鎮壓。

    要不然梵教顧忌著道尊的吩咐,不能下界之后濫殺無辜,而且也不想讓自己的名聲太臭,說不定凌云子直接就會被梵教擊殺的。

    所以此時聽到莫天臨的建議,凌云子也是立刻就站出來認同。

    純陽道門現在雖然式微,但在東齊的名聲卻是依舊很大。

    有他打頭陣,在場的眾人也都紛紛點頭贊同,甚至贏白鹿都直接代表贏家答應了下來。

    贏白鹿現在雖然還不是贏家的家主,不過贏家大部分的事情卻已經是他在管理了,這種事情不用跟贏家老祖商量,他自己就能夠做主。

    商量好之后,眾人便直接決定,擇日不如撞日,今天他們便前往天羅寶剎去求援。

    好不容易他們湊的這么齊全,而且所有人都在這里,也不怕有人事后反悔給梵教通風報信。

    天羅寶剎內,當羅摩和虛云聽到有人來找他們的時候,這二人還感覺有些奇異。

    這些年來,大光明寺和須菩提禪院化整為零,潛伏在江湖上,其實已經很少跟東齊武林的人接觸了。

    當然東齊武林的人哪怕是在楚休威勢最強盛的時候,也沒有說就去向楚休告密,出賣他們的行蹤,所以雙方的關系雖然說不上好,但卻也說不上壞。

    念在昔日都是武林同道的份上,羅摩和虛云也是找了一間會客室,接待了眾人。

    再次看到羅摩和虛云,在驚訝完羅摩現在的狀態之后,眾人都是拱手恭賀,大光明寺和須菩提禪院成功討要回了自己的宗門駐地,并且還成功加入天羅寶剎之內。

    虛云面色有些難看的擺了擺手道:“其實也沒什么可恭喜的,宗門駐地是討要回來了,不過只是一片廢墟,我們還是要在天羅寶剎內修行。

    天羅寶剎雖然待我們不錯,跟我們的佛法武道也是一脈相承的,不過畢竟不是我們的傳承宗門。

    我們這一代,便是大光明寺和須菩提禪院的最后一代了,下一代他們將全都是天羅寶剎的弟子。

    凌云子掌教還有陸掌教,若是讓你們加入三清殿,但代價卻是這世間再也沒有純陽道門和真武教,你們愿不愿意?”

    凌云子和陸長流都是搖搖頭,他們當然是不愿意的。

    傳承宗門在手,哪怕是再弱,那也是他們自己的,加入其他宗門,那就是別人的。

    雖然加入了一個強大的宗門,自己的利益肯定是有保證的,但先祖的傳承卻是在自己的手中斷絕了,說句不好聽的,這可是將來下地府都沒臉見列祖列宗的事情。

    所以說,除了一些傳承不算太久遠的宗門,像是純陽道門這樣傳承近萬年的宗門,輕易是不會放棄自家傳承的。

    “好了諸位,閑話就不多說了,諸位今天來找我等,究竟是所為何事?”羅摩開口問道。

    凌云子嘆息了一聲道:“今日我們來,其實是想要求兩位大師幫忙的。”

    說著,凌云子便將事情的經過跟二人說了一遍。

    本來這些話應該是要由莫天臨說的,不過現在卻改成了凌云子。

    須菩提禪院和大光明寺畢竟是被楚休所滅的,雖然莫天臨根本就沒有參與到其中,但他跟楚休是好友的身份還是有些敏感的,所以在這種時候他低調就是了,省得被這兩位給遷怒。

    羅摩和虛云對視了一眼,暗中傳音交流了一下,這才道:“這件事情我等做不了主,倒是可以去跟濟善禪師提一下,但濟善禪師能否答應,我們卻是無法保證。”

    凌云子連忙道:“沒關系,只要兩位提下便好了。”

    對于虛云和羅摩來說,這并不是太大的事情,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提也是可以提的。

    不過主要還是要看濟善禪師的態度,若是濟善禪師不同意,他們才剛剛加入天羅寶剎內,自然也不會,也不能非要強求天羅寶剎出手。

    等到虛云和羅摩轉身去把這些事情跟濟善禪師說了之后,濟善禪師當即便搖搖頭道:“這件事情我天羅寶剎不會管的,也管不了。”

    看到濟善禪師回絕的如此之快,虛云的心中還是感覺別扭的,他面上只是點點道:“那行,弟子這便去回絕他們。

    不過閣主,我能知道原因嗎?我天羅寶剎跟梵教之間可是有著道統之爭的大仇,為何不借助這個機會,既可以削弱梵教的實力,也可以讓東齊武林感恩戴德,如此雙贏難道不好嗎?”

    濟善禪師有些詫異的看了虛云一眼,能夠把事情的得失看的如此清晰,不愧是之前曾經執掌過一個大勢力的人,這樣的存在只要自身實力跟上了,直接便可以成為一個閣院的執掌者。

    濟善禪師輕輕的搖搖頭,給虛云解釋道:“你的說法沒錯,但你卻并不了解大羅天的勢力構成。

    我們跟梵教的確是互有攻伐,甚至拼盡全力想要削弱對方每一分實力。

    但實際上,真正決定勝負的,還是世尊跟梵教教主這兩人。

    唯有九重天的至強者,才有資格決定勝負的關鍵。

    除了這兩位至強者能夠決定戰局的勝負,真正重要的,便是傳承了。

    眼下我天羅寶剎是占據優勢的,你們兩派并入天羅寶剎內,梵教才如此的著急,霸道的強行征收弟子。

    但就算是如此,梵教那邊也是不如我們的。

    所以這種時候我們若是插手梵教的事情,那結果便只有一個,會徹底讓梵教發瘋的,到時候梵教那幫瘋子做出什么來,我都不會奇怪的。

    我天羅寶剎自身倒是不害怕,但我卻害怕你們出事,除非你們愿意在天羅寶剎內一直修煉到武仙才出山。

    梵教已經日薄西山,這一代我們滅不掉他們,等到你們成長起來之后卻是能看到機會,沒必要現在就跟梵教拼個你死我活。

    記住了,現在你們是瓷器,發展自身實力最重要,沒必要跟梵教那堆破銅爛鐵去死磕到底,因為不值得。

    宗門博弈便如同弈棋之道,有舍有得,舍了眼前這丁點的利益,以后才能吞掉對方更多的子。”

    虛云苦笑了一聲,他卻是沒想到,天羅寶剎不愿意出手,竟然是因為自己等人。

    若是沒有自己等人讓天羅寶剎在下一代占據了極大的優勢,估計這種能夠同時增加聲望和打擊梵教的機會,天羅寶剎還不會放棄呢。

    當然真正的原因虛云是不會跟他們說的,他只是轉達了一下天羅寶剎的意思,他們是不會出手的。

    這一下凌云子等人心中的失望程度,簡直比之前更甚,簡直都稱得上是絕望了。

    若是沒有莫天臨的提議,他們還能忍過去。

    但莫天臨提議過后,他們好不容易有了希望,結果卻是這般模樣,這卻是讓他們更加不能忍受。

    甚至在場還有一些人小聲詆毀著虛云跟羅摩,說他們加入了天羅寶剎之后,便不把自己當成是下界的武者了,竟然連這點小忙都不愿意幫。

    聽到這話,就連莫天臨這個始作俑者都忍不住搖了搖頭。

    這幫家伙果然都是不能深交之人。

    幫你是情分,不幫是本分,結果現在一個個卻只知道怨天尤人,這樣的人就算是當盟友都是不合格的。

    這件事情是莫天臨提出來的,幾人又將目光轉向了莫天臨。

    “莫家主,現在可怎么辦才好啊?”

    莫天臨一攤手,也是做出來一副無奈的模樣道:“諸位問我,我去問誰?我也沒有辦法了,梵教勢大,諸位好自為之吧。”

    說完之后,莫天臨拱了拱手,直接轉身離去。

    不過回到莫家之后,他便用之前楚休給他的陣盤,將事成的消息給楚休傳了過去。

    拿到消息之后,楚休對于天羅寶剎的選擇絲毫都不奇怪,他猜對了。

    這種時候天羅寶剎肯定會選擇安穩的培養大光明寺和須菩提禪院這些前來投靠的武者,怎么可能會去跟梵教死磕?

    不過天羅寶剎不準備出手,他可要準備出手了。

    楚休直接在自己的腦海內,根據心魔留下的最后一絲精神力,聯絡到了正在梵教內當臥底的心魔。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北京快乐8倍投技巧